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生意做遍,不如做饭。处处留心,学问无限。

 
 
 

日志

 
 

为了共生的地球 (二)  

2009-02-10 12:4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菊地丰其人

菊地丰于1932年6月1日诞生在日本岩手县胆池郡衣川町。1951年,19岁的菊地丰考入日本中央大学法律系。1965年,菊地丰进入日本沙漠协会工作,开始接触与他日后的命运有莫大干系的沙漠问题。1970年4月,38岁的菊地丰先生当选为町长,成为当时日本国最为年轻的町长,而且他先后两度当选前后执政长达13年之久。菊地丰先生在任职町长期间,因为重视农业生产和农村发展与环境的协调,并为此做出了特殊的贡献,被人们称赞为卓有作为的领导者。

1988年,因为沙漠协会的缘故,菊地丰有过前往中东的机会,他先后在埃及、伊朗、伊拉克等很多国家旅游考察。身临其境,他真切感受到沙漠与人类文明的渊源。中东,是人类最古老文明的摇篮,中东的沙漠,在古人类文明兴衰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为对历史感兴趣,菊地丰对中东的沙漠文明也产生了独特的感情。现在的土耳其,作为是中东古文明重要的渊源地之一,在古代称之为小亚细亚,也称为安纳托利亚。就是在这片土地上,有文字记载的最古老的文明当属赫梯文明。3200多年前,经历了残酷战争之后的赫梯人和古埃及人签署了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和平协议。

“在亚洲也是一样,沙漠与文明有着很深的渊源。”菊地丰抬手伸向西方,“比如象中国塔里木盆地,作为世界第二大沙漠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那里湮没着多少鲜为人知的古代文明啊。已经发现的尼雅故城遗址,罗布泊楼兰古城遗址,都是举世瞩目让人震撼的重大发现,也带给人无限的感慨。”

“可以说,人类在五千年以前创造的古代文明所以毁灭,跟沙漠的关系十分密切。我们现在如果不治理沙漠,不会与沙漠相处,再过若干年,人类生态环境就会面临毁灭性的打击。我认为,人类的文明延续和生态环境保护就应该从防沙治沙开始。”

“你可以看看报纸的报道,‘中国东北大工业城市沈阳,每年有1000公顷土地被沙化,沙漠离沈阳市区仅有120公里,内蒙古科尔沁沙漠,正以每年30米的推进速度威逼沈阳市区。有识之士呼吁,如果还不对防风防沙引起重视,沈阳城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变成一片沙漠……’

“再看看,‘北京春天的风沙天数,从60年代的平均17.2天,增加到70年代的平均20.5天,而80年代以后,又有所增加,沙漠已经蔓延到北京市南郊永定河北岸的大红门附近……’”

菊地丰特别留心收集保存着很多媒体有关环境的文章。他一边脚踏实地在他的沙漠农场中实践摸索,一边放眼关注中国乃至东亚的沙漠生态问题。

中国是沙漠化极其严重的国家。北部几乎被沙漠包围着,沙漠化最严重的地区是包括占国土面积37%的内蒙古、甘肃、宁夏、青海、新疆等5个省(自治区)以内的干燥地带。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路上的西域,沙漠化肆意蔓延。敦煌一带,20世纪50年代还红柳茂盛,其地名被称为“柳园”,目前则一派荒芜,方圆三四十千米的地方再也见不到红柳的踪影。农田和村落被沙海逐渐吞没,河西走廊的库都克沙漠,柴达木沙漠也在不断向东向南扩大,风沙和热风逐年加剧,每逢风沙来临,天空一片昏暗。

2001年9月上旬,《读卖新闻》的记者随日本环境团体视察了中国沙漠化特别严重的蒙古高原的现状。其时,当地连续三年大旱,在这四十年一遇的旱灾面前,降水量仅有50毫米左右,不足正常年份的1/4,有很多地方几乎寸草不生,农牧民生活形势十分严峻。

他们在访问中听到菊地丰对此的感慨是:“已处于毁灭性状态。在距离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东北约610公里的阿巴嘎旗,途中本该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可实际上,这一路上几乎看不到绿色。干燥的黄沙被风吹成一圈一圈,不时出现的牛群、羊群还在拼命地啃着地上仅剩的青草。还有一些用泥封住门户的无人住宅,似乎是因为草料不足被迫放弃放牧而迁居留下的。”

中国的沙漠面积大约为171万平方千米,相当于国土的18%。每年还以大约2300平方公里(相当于神奈川县的面积)的速度在扩大,原因在于人类和家畜增加而导致的开垦、过度放牧和森林采伐等等。近年来,干旱和寒流等异常气候也加速了这一进程。中国出现大规模沙尘暴,20世纪60年代有8次,90年代则增加到23次。面对危机,中国政府于2001年8月31日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沙漠化防治法》,完善了推进绿化的体制,2002年1月1日生效后,有关生态系统保护区,禁止砍伐和采取植物,奖励环境改善事业,才使得中国的防沙治沙工作真正的步入了法制的轨道。

中国内陆地区沙漠化的影响也波及到韩国和日本。

2001年,日本国内设置的128个观测点、总计有960天观测到随偏西风而来的沙尘,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日本环境省和中国环境保护总局合作,开始着手研究防沙政策的科学性数据,计划用3年的时间,就可以立体地把握沙尘的移动情况,并对其化学成分进行分析确定发源地。另外,以日本气象研究所和中国大气物理研究所等为中心,从2000年开始探索沙尘和气候变化关系的研究,并且又在中国设立7处、日本设立4处观测地进行集中观测。

内蒙古自治区占全中国国土地面积的1/8,其总面积中有1/4是沙漠和沙地。总面积约10多万平方千米的科尔沁、毛乌素、浑善达克和呼伦贝尔沙地是中国著名的四大沙地,它们大多都集中分布在内蒙古境内,让内蒙古人毫无选择的与沙结下了不解之缘。“八五”和“九五”两个五年计划期间,内蒙古人在沙漠治理和草原建设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年平均建设面积分别超过了150万公顷和200万公顷,其功绩举世公认,但人与自然在相持着,荒漠化加剧的趋势并没有得到根本遏制,目前仍以每年80多万公顷的速度在扩展。

在日本,许多关注中国沙漠问题的人士对此也了然于心。

2002年8月中旬,来自日本国茨城大学、东京大学、东京情报大学、东京农工大学、筑波大学、岐阜大学、元正大学、长野县岩村田高校等高等学府和日本国农林水产省农林水产政策研究所、日本环境省综合环境政策局、农业环境技术研究所、沙漠植林志愿协会等研究机构和民间团体的19名代表,与中国方面的中央民族大学、北京大学、内蒙古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内蒙古气象局、内蒙古林业科学研究院、内蒙古农业大学、内蒙古社会科学院、中国农业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内蒙古草原勘察设计院、内蒙古师范大学区域经济研究所、内蒙古草原生态环境监测站、内蒙古治沙协会等单位的55名专家学者聚集在呼和浩特,共同召开了“内蒙古草原荒漠化问题及其对策中日学术研讨会”。

会上,来自中日两国的许多草原学家、生态学家、经济学家等专家们,从各自的角度对荒漠化逐年加剧的根本原因,以及对其控制和治理的基本对策等进行了研究交流,取得了不少富有价值的理论成果。其中,有关“荒漠化治理实践”专题,由菊地丰先生以日本沙漠植林志愿者协会会长的身份做了专题报告,他详细地阐述了日本友人们多年来在内蒙古毛乌素、库布其、科尔沁、浑善达克等几大沙地植树造林几十万公顷的经过、研究成果和体会,使全体与会人员对他们十几年如一日参与中国荒漠化治理事业的献身精神深感敬意。

菊地丰与中国的沙漠环境事业结缘最早是在1990年。那年他第一次到中国,随同在日本享有“沙漠之父”美誉的治沙专家远山正英先生到访内蒙古西部的鄂尔多斯高原。

早在1935年,受日本政府派遣来中国考察农耕文化的远山正瑛,曾沿着黄河两岸访过河南、河北、内蒙古、山东等地。他对所看到的沙漠产生了特殊的兴趣,于是在包头地区买下了一块沙地,准备营造一个“中国沙漠植物园”,来圆满自己的科学研究之梦。不料,芦沟桥的炮声打碎了他的美梦。直到1979年,远山正瑛从鸟取大学教授的岗位上退下来,他才再一次来到了一别64年的中国,开始了他在中日之间影响广泛的沙漠治理事业。

要说,远山正瑛老人传奇的一生中,比他种树治沙的价值更加可贵百倍的,是他用行动在很多日本人和中国人心里播种下了的希望之树,这些树木正日益拔节在形成永远的绿洲。

菊地丰先生,应该是其中的一棵挺拔的大树。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