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生意做遍,不如做饭。处处留心,学问无限。

 
 
 

日志

 
 

为了共生的地球 (三)  

2009-02-10 12:43:55|  分类: 日本人在中国(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动,人性使然

感动,是人的本性。

感动,源于对生活的挚爱,源于对生命真谛的领悟。

菊地丰先生被一部电视新闻记录片真正彻底地感动了!

1992年,在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际,日本NHK和中国的电视台合作,拍摄了一部名为《重返大草原》的电视记录片,该片同时在中日两国的电视台播出,让菊地丰有机会更多地了解到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

历时14年,全球16亿人卷进战火,致使大批人口丧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那一刻,全世界人民都在振臂庆贺。那一刻,毫无精神准备的日本在中国东北地区的“开拓团”成员开始了夺命大溃逃。

从1906年一个叫腾新平的日本人在辽宁大连魏家屯尝试着向中国“移民”,在中国“开创”第一个移民村以后,到1936年日本内阁正式对外宣布,把向中国移民作为日本的“七大国策”之一。日本拓务省制订的《20年百万户送出计划》称:20年内向中国东北移民100万户,500万人,约占日本农业人口的1/4,占中国东北预计总人口的1/4,进而实现对中国东北的统治,逐渐把中国东北地区圈进日本版图。

到1945年,日本在中国东北派遣的“开拓团”移民总数已达150万人。

随着一纸“日皇投降书”,侵略者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同时,也把日本数以百万计无辜的平民送上祭台……

据有关史籍记载:“开拓团”逃亡中,自杀死亡事件逾百起!其中,一次自杀死亡50人以上的事件达50多起,一次死亡20人以上的事件50多起。著名的“麻山大自决事件”一次惨死500多人;“葛根庙大自决事件”惨死1100多人。据辽宁社会科学院史学专家介绍:在位于黑龙江省方正县吉兴村当年的“开拓团”团部,1945年秋冬聚集的日本难民达1万多人中,死去就有5000多人,其惨状令人惊秫。1946年的统计还表明,从日本宣布战败投降后开始的溃逃中,日本人在中国死亡78500人,其中一大半都是“开拓团”的日本平民。

1945年秋,内蒙古乌兰浩特市郊,出现了一支不见首尾的逃亡队伍。

时年8岁的立花珠美就在逃难的人群里。她的妈妈背着还在吃奶的妹妹,满脸淌着汗水。她的姐姐扛着两个包裹。两个弟弟坐在牛车走在后面还没跟上来。所有的大人们满脸写着惊慌。

中午时分,队伍到达了一个叫葛根庙的地方。大约11点40分,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前面有苏联红军!”,带队的日本军官前野良山(原安东总省参事官)环顾四周后,向不远处一指,对人群下令道:“跳沟,快,往沟下跳!”

面对大约10多米深的大沟,一时间,吓破胆的女人们挤作一团。看着失控的人群,前野良山命令随行武装人员开始用枪托打,用刺刀挑。大家似乎突然明白过来,争抢着跳下去。先跳的人有摔死的,后来人太多了,人砸人,人压人,人摞人,却死不了。前野良山又命令往人群里投手榴弹。一心求死的人都想被轰炸而痛快的死去。可手榴弹也有限,还有人活下来。于是,自杀开始了……

这就是著名的“葛根庙大自决事件”。

为了要效忠天皇,宁死也不当俘虏,“开拓团”按照预案,一旦出现特殊情况,就要执行全体“自决”的命令。

“大自决”撕开血幕的时候,立花珠美是跟着她妈妈和姐姐一起掉进进大沟的。妈妈放下背上的妹妹,抽出刀,“噗”地一声扎死了怀中她自己的孩子。当她提刀来刺立花珠美时,激灵中立花珠美吓的连滚带爬跑出几十米远,待她停下回头看,妈妈已经倒在一堆尸体上,一把刀插在她的胸口,血直往外冒。立花珠美连忙跑回来,扑在妈妈身上大哭。妈妈挣扎着说:“我身上有咱全家人的照片,你带上,找个日本人,带你找你爸爸去吧。”

立花珠美没有走,8岁的孩子对死亡的概念并不是特别清晰。

残阳如血。满地都是鲜血横流的尸体和四溢的内脏,空气中都是浓浓的血腥味儿。妈妈满脸都是汗和血水,痛苦地呻吟着喊“水”。立花珠美便在尸体堆里翻找到一个军用水壶,灌了些地上的血水给妈妈喝了。妈妈说“找找你姐。”立花珠美爬过一堆堆尸体,发现姐姐好象还活着。可是,姐姐被很多人压在下边,她根本拉不动。妈妈的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小,可她还惦记她的儿子。她指指山上,让立花珠美“看看弟弟”。立花珠美拼力爬上大沟,看见了她的二弟。二弟趴在牛车上,鲜血染红了半面脸,早就死了。立花珠美告诉妈妈,二弟死了,大弟没看见。妈妈听了,似乎要说什么,只张了张嘴就咽了气。

就在葛根庙那条不大的土沟里,有1100多日本人“自决”。

妈妈死后,立花珠美在死人堆里呆了两天两夜,饿了吃干粮,渴了喝血水,直到第三天被后来“中国妈妈”救出来。

中国妈妈是蒙古族人,妈妈给立花珠美起的名字叫乌云。

乌云,在蒙古语中是“聪明”的意思。后来,乌云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考上内蒙古师范大学,成为新中国的第一代大学生,毕业后,她当了教师,在库伦旗中学执教38年,桃李满天下。她因工作成绩突出而成为“全国三八红旗手”,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委员会第八、第九两届委员,她是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她那德艺双馨得到了全社会的赞成。一尊乌云塑像至今矗立在库伦旗第一中学的校园里——这在全中国都属于极其罕见的特殊荣誉。如今,她调任到通辽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担任副主任。

乌云说,我惟一的工作就是致力于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

如今,幸存的人当中,记得当初惨状的人越来越少了。

当年的“开拓团”里男人去充军打仗,留下的大多都是妇女儿童,逃亡的艰险与混乱程度难以想象,再加上遇到“特殊情况”,惨绝人寰的悲剧便接二连三的发生,绝望的人们或被逼,或自愿,他杀或自杀的事件每天都在发生。惶惶逃命中,孩子是最大的困难,于是,她们路过的山岗、田野、路边,到处都有被遗弃的孩子。在那个特殊的时刻,整个中国东北地区的数十个县乡,就连茫茫无际的大兴安岭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都曾有流浪的日本母亲和她们的孩子。面对疾病和饥饿,许多日本母亲只要看见有中国人,就把身边的孩子推过来“求求你,把孩子领走吧”、“行行好吧,救这孩子一命吧。

善良的中国人,还没来得及擦去战争的血迹修复满目的疮痍,就向她们伸出了救援之手——大约有4500多个孤儿被中国父母收养。4500多个孩子,产生了4500多对中国父母,在4500多个家庭里——可谁能想到,这些中国父母中,有多少人惨遭日本关东军祸害?然而,她们却收养了“敌人”的孩子!

而这些中国父母们的话是,“我恨死日本侵略者了,但孩子是无罪的啊,眼瞅着一条命就要没了,怎么能见死不救呢?”;“我看这孩子太可怜了,好歹那也是一条人命啊,救命,还管他是哪国人呢?”;“正因为这孩子不是我亲生的,所以待他要比待亲生的还要好。”

发生在战争孤儿中感人至深的故事,在近年,在中日两国,都有口口相传的交流,也有汗牛充栋的媒体文章。乌云,便是当初这几千个幸运孩子中的一个。

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日本父母们开始通过各种途径寻找自己失散的骨肉,随着身份的确认,感天动地的故事开始被中日社会民众所知晓。这些战争的弃儿,在中国妈妈家里,享受了胜似亲人的待遇。他们也跟中国父母和兄弟姐妹们融为一体,并不知道自己是日本人遗孤。当妈妈揭开他们的身世之谜,他们哭了。他们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一方面,他们不愿自己置于他热爱的中国家庭之外;另一方面,他为了回到自己的祖国、离开中国妈妈而忍受“断指之痛”。

当日本战争遗孤问题开始解决,孤儿们可以回国的时候,中国父母们大都已年迈体衰,不少人都是年近迟暮的孤寡老人了。可是,在身份甄别和归国的问题上,中国妈妈却再一次表现她们博大的胸怀:“回去吧,孩子,妈妈一手把你拉扯大,盼的就是有这一天呢!”;“孩子,你不走我真的生气啦!你想我,可你的亲爸亲妈更想你啊!”

日本政府在确认和准许日本孤儿回国中也有这样一条规定:中国养父母不在归国材料上签署“同意”条款,日本政府不予接收。

中国妈妈没有一人“拒签”!

几千个中国妈妈不约而同的“心齐”!

1981年,44岁的乌云的身份得以确认,在故乡亲人的召唤下,以日本战争孤儿的身份返回日本德岛县老家,与失散了近40年的哥哥立花甫终于团聚了。在亲情相聚之后,面对德岛的家里舒适无忧的生活和一家人的恳求,乌云最终还是谢绝了兄长再三挽留,放弃了日本国籍和永久居留权,依然返回到内蒙古科尔沁的大漠草原。

乌云觉得自己忘不了养育了她的蒙古族父母。她知道养父母含辛茹苦将她抚育成人,在自己身上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大爱无边啊!就是宁愿一辈子在中国,一辈子在养父母身边,恐怕也难报答他们的养育恩情……

敏感的媒体捕捉到这个事件。1982年,中国中央电视台和日本NHK电视台合作,以乌云的故事为原型合拍了电视剧《离别广岛的日子》。剧中女主人公演绎了乌云的命运和真实生活。一时间,在中日两国引起了强烈震撼。

乌云的故事吸引了无数日本人,但电视剧毕竟是剧作家和演艺人员再创作的作品。日本人有自己的理性。

菊地丰看到的《重返大草原》是电视记录片,所有的内容都是原汤原汁的真实事件。他被真实的乌云真实的事迹所震憾!

菊地丰感动了!

菊地丰感慨万千并开始了行动!

了解内蒙古基本情况的菊地丰立刻做出决定:一定要认识乌云!

1994年4月17日,菊地丰与乌云在春天里相识。

62岁的菊地丰在泪水中亲耳聆听乌云讲述她被中国父母救助、抚养的全过程,以及自己的心路历程。菊地丰当即决定,把自己在中国的沙漠治理事业就选择在科尔沁沙地,他愿意用自己的余生跟乌云一道回报中国的养父母……

菊地丰在乌云的故乡库伦旗治沙,以乌云的名字命名了自己开始建造的“乌云森林农场”!

这一举动却遭到了乌云的坚决反对。最后,是通辽市(当时的哲里木盟)主席从中协调,总算把“乌云森林农场”的名字确定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