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冬霖的博客—说说吃喝玩乐的事儿

生意做遍,不如做饭。处处留心,学问无限。

 
 
 

日志

 
 

【原创】日本人为何会骂“中国猪”?   

2012-08-24 15:41:41|  分类: 中日之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日本语里,骂人的词语跟汉语相比简直是望尘莫及的。

然而,“八格”、“八格牙路”、“中国猪”之类的日本对华“国骂”曾经那么强烈地刺激着我们的神经。

那么,“日本鬼子”在侵华时期为什么会选择使用“中国猪”骂人呢?

为了一探究竟解其心结,面对这个也算“敏感”的话题,经过多年、多次、留心地曲折调研,多多少少得出了一些比较接近真相的“说法”——当年,比我们提前讲卫生爱干净的鬼子除了鄙视和轻蔑国人,其中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嫌国人生活不讲卫生显得肮脏。

其实,如今以“爱洗澡”之类的洁癖闻名于世的日本人,并不是天生就会爱干净的。

 

日本人说到我们中国人之不好洁净,说到我们中国街市的不整饬,就好像是世界第一。其实就是日本最有名的都会,除去几条繁华的街面,受了些西洋文明的洗礼外,所有的侧街陋巷,其不洁净、不整饬之点也还是不愧为东洋第一的模范国家。风雨便是日本街道的最大仇人。一下雨,全街都是泥泞淋漓;一刮风,又要成为灰尘世界。又聪明又经济的日本国民常常辇些细碎的石子来面在街上,利用过往行人的木板拖鞋作为碾地机的代用。隔不许久,石子又要变成了灰尘,又要变成了泥浆了。驿前的街道,正是石子专横的时代。街心的四条铁轨,差不多要埋没在泥土中了。街檐下的水沟,水积不流,昏白的浆水中含混着铜绿色的水垢,就好像消化不良的小儿的粪便一样。驿旁竟公然有位妇人在水沟上搭一地摊,摊上堆一大堆山榛,妇人跪在地上烧卖。这种风味,恐怕全世界中,只有五大强国之一的日本国民才能领略了。

——这是郭沫若先生1922年2月10日所作的《学生时代》“今津纪游”一节。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

    这足于说明,曾经的过去,他们曾经是从“日本猪”进化过来的。

 

日语里“綺麗(きれい)”这个词,有两层意思,一是说美丽、漂亮;再一个是说干净、整洁、井然有序。

如今,日本的城乡堪称“綺麗(きれい)”!

日本没有类似中国的“城管”这样的机构和其庞大的队伍,当然也就不会挥霍纳税人的血汗投入巨额公共财政支撑数目庞大的“城管”大军。然而,到过日本的人,然而,到过日本的人,无不为其城乡干净整洁和公共场所的秩序感所折服。夸赞“日本像个公园”,“日本犹如盆景”之类的游记散文,是不少人访日归来者所交过的“作业”。还有称赞日本人“素质高”的,尤其是说日本人的公共道德修养如何之高,怕是国人几十年都无法赶超的。而且每每谈起此类话题,都有大量的事例实证,比如:十几万日本人看完体育比赛之后,场馆内居然没有遗留一片垃圾。等等,等等。

我在日本城乡游走,的确也有同感。

在相当于中国乡镇的日本町村市,村庄里庄稼地整洁,果园整洁,菜地整洁,农家小院整洁,一切给人以花园般的感受。小镇里建筑物整洁,道路整洁,整个环境整洁,犹如公园。在城镇,倘若有当天尚未来得及收走的垃圾,也是包装完好,几无异味,整齐地分类摆放在指定的回收点。在公共场所的垃圾桶附近或指定的吸烟处周围,虽说有时也会出现散落的烟蒂烟盒,或许也会有一两个喝过的饮料瓶罐,但其数量和比例都属十分少见。公共厕所清洁干净,几无异味,以至于在东京,甚至出现有人占着茅坑不拉屎,躲在公厕内休息,成为一个令人无奈的“社会问题”。

在奈良、京都、广岛这样的城市,本身就如一座融古典美与现代元素和谐一致的大公园,人们行走其间,舒适怡然。在人口密度超过“北上广”的城市的东京和大板,喧嚣相同,繁华类似,然川流不息的人们脚步匆匆甚至有人一路小跑,但秩序井然,默默排队,低声细语,从没有人声鼎沸的喧哗。如今,在高度城市化的日本,大中城市的大街小巷,环境干净整洁,你绝对看不见城市“牛皮癣”,更没有喷涂和张贴“租房、办证、取公积金”或兜售各种商品和服务的小广告。

在日本的城市,你看不到机动车、三轮车、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等车辆乱停乱放的,也听不见汽车的喇叭声。看不到随地吐痰,乱扔垃圾,随手随地丢弃果皮、纸屑、食品和饮料包装等废弃物的人。抽烟的男人们除了会带香烟和打火机之外,每个烟民必备的还有一个便携的烟灰盒,抽烟时“各人自接各人灰”。公共场所肯定没有人大胆舔脸抽烟,即便是在马路上行走,只要地上印有“禁止吃烟”的提示,你也看不到行人吞云吐雾,男女烟民一般都会自觉地在指定的马路吸烟处过瘾﹍﹍

简而言之,日本人爱干净、讲秩序,如今已举世闻名。日本人不仅把自己家园的环境建设的好、美化的好、保护的好,而且管理的好,保持的好。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日本国民素质的文明修养程度很高。

 

然而,看了郭沫若先生介绍日本城乡的脏、乱、差,让我们发现,原来日本人并不是天生就像今天这样“綺麗(きれい)”。

很多资料显示,日本人并不是天生就像今天一样干净整洁讲秩序的。二战前后,日本人也有很多很多坏的毛病,比如说排队插队、乱丢废弃物、乱张贴、乱摆摊、乱停靠等等,很多坏毛病。

那么,如今没有“城管”的日本,究竟是如何治理城市脏、乱、差?且拥有今天如此綺麗(きれい)的家园呢。

据了解,这一方面依靠的是国民从小接受的相关教育,另一方面,则靠的是健全的法律体系带来的有效的管理。日本1948年制订了一个《轻犯罪法》;1983年又对其进行了修正完善。该法规定了34项“轻犯罪”。比如说:流浪者给人造成干扰,在公共场所对人动粗和恶语相向,破坏公共照明灯,妨碍水上交通,救灾时不合作,插队,妨碍安静,暴露身体,学位、职务、资格等弄虚作假,谎报灾情,乞讨,偷窥,吐痰,随地大小便,乱丢垃圾,乱摆卖,乱停靠,偷窥,公共场合插队,虐待动物等等均可入罪。犯罪者可被拘留并被处以罚款。假如你有违规和违法行为,将来你升学、就业、贷款等等,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有法可依和法律的威慑力,使城市化之后的城市管理效果明显上升。

轻犯罪行为由警察处理。日本警察执法一丝不苟,不管当事人态度如何,他们的态度都很好,不会暴力执法,但也会不徇私情,而是违法必究。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人的守规矩其实也是被治出来的。

除了国家的法律之外,地方也结合自身实际出台相应的规则。比如,东京都政府就颁布了一部《生活环境条例》,比如对违章停车;走路抽烟、公共场所抽烟,以及政府特别指定的“路上禁烟地区”抽烟,均要给予处罚。因为有法可依,法律法规的约束,使绝大多数日本人养成了遵守规矩、遵守法律的良好习惯,日本国民也就成了今天我们眼中“高素质”的文明公民。如此以来,不仅不需要规模庞大的“城管”队伍与脏、乱、差的肇事者们“打游击”,只需要警察依法监管极少数不守规矩者,即使城市管理也成了比较轻松的工作。

其实,治理城市脏、乱、差,采取“入罪化”的城市管理模式,并非日本独有。例如,在新加坡以及欧美许多国家,生活中的“坏习惯”被定为犯罪,并不鲜见。法律的震慑力和约束力,管理了城市,规则提高了人的道德素养和文明素质。比如乱丢垃圾和随地吐痰,在香港,你认罪就去交1500港元的罚款;你不认罪,那就要去坐牢。在新加坡,乱丢乱吐罚款200新加坡元(相当于1000元人民币)。除此之外,如果是重犯还要重罚。比如,新加坡要罚12个小时的牢狱,还要背着印有“我是垃圾筒”字样的红背心,到街上去扫地。

如此成本,谁还敢违规犯法?

 

  评论这张
 
阅读(368653)| 评论(12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